学术探索 已发表论文 版本 2 Vol 4 (1) : 2-9 2019
下载
知识进化视角下高等院校实施创业教育的探索
Exploration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in Universiti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Knowledge Evolution
: 2018 - 05 - 23
: 2019 - 01 - 22
286 4 0
摘要&关键词
摘要:[目的/意义]大学生创业能力不足是制约其开展创业活动的重要因素,本文从知识进化视角分析创业活动中创意缺失的原因并提出建议,对于促进大学生创业教育体系建设有重要意义。[方法/过程]基于知识进化理论,诠释大学生创业知识的进化特征、进化模式以及外界环境的刺激作用。从个体、外界环境、学科体系和教育模式等4个方面,采用知识进化视角分析制约大学生创业能力增长的因素。[结果/结论]从培育大学生创业知识的角度,提出强化大学生创业知识学习环境、提供跨学科知识供给、引入社会实践资源、推进教育体系改革4项改革措施,对高等院校推进创业教育提出对策建议。
关键词:知识进化;创业教育;创业能力
Abstract & Keywords
Abstract: [Purpose/significance] The lack of entrepreneurial ability of college students is an important factor restricting their entrepreneurship.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knowledge evolution,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reasons for the lack of creativity in entrepreneurial activities and puts forward suggestions, which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construction of entrepreneurial education system for college students. [Method/proces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knowledge evolution, this paper interpreted the evolutionary characteristics, evolutionary patterns and the stimulation of the external environment of college students’ entrepreneurial knowledge. And then, from four aspects of individual, external environment, subject system and education mode, this paper analyzed the factors that restrict the growth of college students’ entrepreneurial abil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knowledge evolution. [Result/conclusion] From the view of cultivating college students’ entrepreneurial knowledge,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four reform measures: strengthening the learning environment of college students’ entrepreneurial knowledge, providing interdisciplinary knowledge supply, introducing social practice resources, and pushing forward the reform of education system. It also puts forward some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or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promote entrepreneurial education.
Keywords: knowledge evolution;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entrepreneurial ability
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以来,大学生创业就成为高等教育领域大力推进的工作内容之一。近年来国家也出台了《教育部关于做好2016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等系列文件,将创业内容以课程的形式纳入到高等教育的教学体系当中,辅以创业大赛、创业孵化等手段推动大学生创业活动的深入开展。而2017年东北师范大学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创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届全国高校毕业生创业率为2.93%,而对创业感兴趣的学生比例却达到65.14%,毕业生关于创业最担心的三个因素之一是“缺乏好的项目和创意”[1]。这一结果表明,大学生有强烈的创业欲望,但是没有好的创业项目就无法将创业意愿转化为创业活动;创业项目相似度高、创新度不足是大学生创业项目的普遍问题,其核心原因就是大学生创新能力欠缺。
从知识管理的视角,知识是创新的源泉,大学生创新能力缺陷是知识不足的显现,而知识能力的提高是一个知识增长的渐进过程[2]。从知识进化的视角去探索大学生创业教育的实施方式,为高等院校的创业教育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思路,能够更好的促进我国高等院校开展创业培育。
1   文献综述
20世纪80年代国外开始大力开展创业教育,美国作为全球开展创业教育最成功的国家,建立了注重培育创业意识的“百森模式”、培养实际管理经验的“哈佛模式”和培养系统创业知识的“斯坦福模式”[3]。从2000年开始,我国对于高等院校创业教育的研究逐渐增多,其中高等院校创业教育模式是重要的研究领域。借鉴西方创业教育理念,结合中国教育现状,探索本土化创业教育模式,是我国高等院校实施创业教育本土化战略的重要方式[4]。以市场为导向,注重学生创业能力培育,强化创业基础知识、实践知识、风险管理知识等教育知识体系建设是构建高等教育创业体系的重要内容[5]
大学生创业教育研究多关注于创业能力培育领域。大学生主要通过课程教学、实践培训、网络资源和企业兼职等途径提升创业能力[6]。高等院校营造创业氛围、搭建创业课程体系、强化创业技能培训是实施大学生创业能力培育的重要途经[7]。伴随大学生创业教育纵深化发展,创业课程体系要从普及型向专业型转变,重点筛选创业意愿较高的大学生开展定向教育,推动从实践平台培训向创业企业孵化转变,注重大学生创业者的多领域知识能力培养[8]。可见创业者知识能力培养是创业教育的重要内容,是破解创业困境的有效方式[9]。创业者缺乏新创企业经营的经验和应对风险的能力,因此将创业知识学习贯穿于创业全过程,可以弥补创业者先天特质的不足[10]。创业知识学习活动主要存在于新创企业,依赖于创业情景下的创业知识环境,创业知识的获取程度是决定创业成败的关键[11]。创业者自我效能的增加是渐进化的过程,可以促进创业者机会识别,准确判断未来的经济收益[12-13]。当前国内高等院校开展的创业教育因为缺乏文化积淀和创业知识积累、评价体系缺失等因素,造成大学生无法准确评测创业行为,导致盲目创业或恐惧创业现象[14]。创业者对创业环境感知、变化和更新、组织灵活性及技术灵活性的动态能力,伴随创业者的学习而提升,体现在对创业机会的识别[15]
综上所述,高校创业教育的实施应该注重大学生创业者的专业知识积累和实践知识培育,从创业者知识学习的视角研究创业者的能力提升的机制,符合创业人才培养的规律。
2   创业者知识的进化阐释
知识进化概念的提出源自于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等学者提出的生物进化论,他们认为适者生存和物竞天择是生物进化的驱动力。卡尔·波普尔、坎贝尔等人都认为知识的发展也是一种进化的过程,知识存在类生物的属性,通过变异、遗传和选择实现知识的进化[16-17]。人作为拥有知识的个体,在知识进化过程中,起到承载、传播和创新支撑的作用。创业是一项高复杂度的工作,创业知识是创业活动中,用于创业机会识别、合理配置创业资源、创业企业运营及进行创业选择并产生经济效益的知识[18]。创业者的创业能力体现在所具有的创业知识的广度和深度,创业工作的深入开展,需要创业者成为“即插即用”的多领域专家,其创业相关知识的积累过程就是知识进化的体现。
2.1   创业者知识的进化特征
创业者的知识进化即是个体知识总量的增加过程,也是其自身对于知识理解程度的加深过程[19]。知识的增长不能凭空产生,创业者自身存量知识是其开展创业的基础,创业产品设计、顾客需求分析、创业合作实施等各创业环节,都能发现创业者存量知识的特征,体现了知识进化的遗传性。创业需求是创业者知识选择的标准,市场需求让创业者的专业知识提升始终沿着应用型的方向发展,创业管理知识的需求也伴随创业活动的深入不断改变,体现了知识进化过程的环境选择特征。创业活动的复杂性刺激了创业者的知识广度需求,跨学科获取知识成为每个创业者必然经历的过程,大量创业者随着创业时间的增长都成为了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专家,知识的外生增长特征非常明显。创业活动属于一种开放式的知识学习模式,创业者会接触到各领域的知识,跨学科知识的碰撞会改变创业者知识的类型和属性,创业者经常表现出的与众不同和独辟蹊径,是其自身知识变异的一种表现,而知识变异是创新的必要条件之一。创业活动的高复杂性给创业者提供更多的外部知识,创业生存的压力刺激创业者必须快速学习,创业者体现出来的知识多样性,符合进化论对于竞争环境促进物种多样性的假设,因此创业者的知识进化更具有知识进化特征。
2.2   创业者知识的进化模式
生物的进化主要是以趋同、趋异和协同进化3种方式呈现,知识进化理论认为,外界环境的变化也会促使知识的增长以这3种形式展开[20]
创业多以创业团队的形式进行,尽管团队内的成员知识背景可能不同,但是在接触相同的创业环境条件下,创业产品的迭代方向、创业战略的抉择、创业团队的建设任务等领域的知识认知会逐步趋于相同,创业团队具有相同的创业认知是较为普遍的特征。
创业者最大的特征在于能够及时捕捉市场变化所产生的机遇,市场需求的变化引领创业者知识学习的方向。由于每个创业者看待机遇的视角和方式不同,其知识增长的方式就会有差异,其创业产品、创业模式和创业服务都会发生趋异现象。
创业者的知识增长与需求有关,市场需求的复杂性往往不是一个学科的知识所能解决,需要创业者根据需要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多领域知识的增长表现出来一种协同共生的特征。这三种知识进化方式出现在创业者知识增长的每个阶段,多并发出现,造成创业者知识进化方式的多样化。
2.3   外界环境刺激创业者的知识进化
创业者的知识进化需要外界环境的刺激。创业者在识别创业机会的基础上开展创业活动,逐步提升其产品开发、市场预测、创业战略实施、创业团队管理、创业企业运行等多领域知识的综合运用能力。知识进化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新产品、新材料和新工艺在其产生及各发展阶段都会对外形成刺激,创业者就是受激后开展新知识的学习,创业机会的识别就是知识内化的表现,创业者继而推动这种创新在本领域扩散甚至传播至其他领域。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环境因素是影响创业者知识认知的外界因素,其复杂性造成创业者的知识增长会出现较多的差异性,甚至在创业方向上形成巨大的反差。创业者在知识进化中,会影响周围人的知识学习方式,会对外界环境产生反向刺激,外界环境逐步向鼓励创业发展的方向进化,让更多人参与到创业当中,形成良性发展模式。
3   制约大学生创业能力增长的因素
大学生创业能力不足,包含了创业意愿不足、创新能力缺乏、创业教育滞后、创业环境欠优化等因素[21]。创业者所拥有的行业知识、创业知识和组织管理知识等各类知识影响其创业活动的开展,而创业者的行为是创业能力的体现[22]。大学生是否具备开展创业活动的能力,核心在于其自身的知识结构及知识指导创业行为的能力。大学生从进入大学伊始,就从基础知识学习阶段进入应用知识学习阶段,其知识应用能力需要建立在存量知识基础上。因此通过专业知识学习建立个体的基础知识属性,并指引大学生存量知识的进化方向。
大学生接触产业和外界社会的过程会对其产生需求刺激,激发其进行知识运用,并逐步从单纯的知识学习发展到知识创新。创新知识只有显化为产品和服务的形式,才能够满足市场的需求,才会产生创业的动机和意愿。创业环节的复杂性诱发了大学生跨领域知识学习欲望,知识的进化逐步从单一学科的纵向发展过渡到跨学科的多元化发展。伴随创业活动的深入,大学生个体以团队创业的形式应对创业的复杂局面,创业团队分工促使大学生创业者的知识增长回归专业知识,但是更侧重创业需求的交叉领域知识。
由此可见,在大学生创业活动中,个体是知识增长的载体,外界环境刺激其知识进化,大学的学科资源是其知识获取的来源,教育模式影响其知识学习方式。从个体、外界环境、学科体系和教育模式4个方面,用知识进化的视角分析制约大学生创业能力增长的因素,符合以人为核心的教育理念,更有助于形成破解困局的方法。
3.1   个体因素
大学生开展创业活动需要识别创业机会,而机会识别能力取决于行业知识和社会经验的积累程度。大学生如果专业知识积累不足,对于专业所对应的行业知之甚少,就无法将外界刺激转变为创新需求。在创新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大学生即使有创业的想法也没有能力产生高附加值的创业产品,只能多从事低知识含量的生存型创业。知识的创新主要来自于个体,个体不仅是知识附着的实体,更是知识生产的源泉[23]。大学生专业知识的积累过程可以看作其知识进化的必然阶段,也是其创新能力的培养过程。大学生创业是用自己的知识能力去满足社会的多样化需求,用创业的意愿引导自己的知识学习,将社会的需要与自己的专业学习结合起来,只有有意识地强化应用型知识的积累,才能确保由自身知识进化形成的创新能力能够满足创业的需求。如果单纯以专业知识学习为目标,不关注社会需求的刺激,必然造成学术研究与社会需求的脱节,不仅无法形成创业产品,而且会使得学术研究成果束之高阁。
3.2   外界环境因素
进化理论是一种环境决定论,外界刺激是影响主体知识学习的重要因素,也是提供外部知识的重要来源[24]。当前社会对创业的认知存在偏差,认为创业教育就是辅助就业的一种形式,这种就业导向的创业观偏离了创业教育的本源。而且这种“创业教育就是为了就业率”的误导产生了逆向刺激,让很多尚未开展创业活动的大学生形成了一种知识抵触情绪,使其知识的进化方向背离创业初衷。大学生处于相对封闭的学校环境内,所能接触到的外部知识十分匮乏,对于当前社会的发展需求以及行业需求缺乏知识获取的渠道。作为外部知识来源的各行业企业,产学研合作给企业带来的收益与企业所投入的时间、人力和物力等成本不成比例,造成企业的合作欲望不足,只有在招聘时才进入学校。企业传递给大学生的知识多是人才岗位的需求,而不是行业发展的需求,大学生在招聘的刺激下,更愿意补充自身的专业知识和实操技能,考证、过级、考研等应聘导向的知识学习成为常态。而创业导向的人际关系、团队建设、组织管理、与业务相关单位沟通、创业政策的解读等创业知识难以获取,其创业能力自然没有提升的空间。
3.3   学科体系因素
大学生创业教育需要立足学科,发挥创业的创新引导,对接行业需求,唤醒大学生的创新创造能力[25]。我国当前高等院校的学科体系存在封闭化的评价体系、科研文化和制度模式[26]。在人才培养中,多遵循纵向知识演进模式,学术精进能力、学术尖端的攻克、标志性学术成果的获得、学术寡头级带头人的数量等指标引导学科建设向顶级学术研究型人才培养模式发展,学术成果的发表期刊等级、被引数量逐步成为学科建设的标准。创业产品多属于成熟的学术研究成果市场化的体现,这种应用型知识很难体现学术的创新性,与学科发展不符,很多研究生所从事学术研究成果无法转化为创业项目,而从事应用产品开发又面临无法毕业的窘境。学科建设方向是高校人才培养的风向标,大学生的知识学习要遵循所在高校的知识环境。高等院校学科评价引导学科建设方向强调纵向性、学术性、高端性,这种学科发展模式刺激使大学生的知识进化方向与创业产品的知识积累方向不相符,必然造成大学生知识创新能力无法设计创业产品的窘境。
3.4   教育模式因素
当前高等院校的教育工作者都已认识到创业教育需要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需要对有创业意愿的学生提供创业相关知识,引导学生实施创业活动[27]。在创业教育实施环节,通常采用开设“创业基础”等创业课程,邀请创业者、企业家、行业专家进校开设讲座,组织实施大学生创业竞赛,引入社会资本搭建创业孵化基地等形式进行创业教育。大学生通过创业课程接触到创业活动中所涉及环节的基础知识,逐步形成创业管理知识的认知,但是这些经济管理知识偏基础性和理论化,而大学生缺乏创业的实践经验,无法实现知识的内化。创业活动能够带给大学生一些企业运行或创业过程中的典型案例,受活动时间所限,对于行业的发展需求、创业困境的解决方案等具体创业实践知识传递较少,大学生并不能直接获得足够的实践知识,对自身专业知识和创业知识的刺激性不足,知识学习达不到预期效果。创业孵化过程面向开展创业的学生,所能提供的是资金、场地和政策解读,涉及具体创业环节的知识有限。由此可见,创业课程、创业活动和创业孵化三级创业教育模式是普适性人才培养模式,而创业教育需要体现个性化知识学习需求,现有教育内容不能满足创业者的知识进化需求。
4   高校推进创业教育的对策
创业教育是以个人发展为核心的教育体系建设。知识学习与大学生的个人发展不是必然的统一,应注重培养大学生知识学习的认知能力、强化主体学习意识[28]。从知识学习的视角出发,培育大学生创业能力,应该注重其知识进化的方式,合理利用教育资源和外界环境的刺激,引导大学生正视创业教育的意义,通过应用型创新能力培育的专业知识进化,加大创业相关知识的供给,营造创业知识提升的氛围,逐步培养创新创业型的大学生人才。
4.1   注重创业教育环境内涵化建设,正确引导大学生创业
创业教育实施不力,最重要原因是创业教育环境建设的缺失,创业教育没有进入到大学教育体系当中。创业机会的识别是大学生开展创业的重要因素,大学环境中的创业知识要素的丰富度直接影响创业知识的吸取及转化,大学生的创业趋向是对所学知识输出的表现,知识的趋同造成大学生创业行为的差异度过低。当前大学的创业教育缺乏足够的体系化,过度关注创业教育对于就业的影响,导致创业教育沦为就业培育的途径。创业教育的内涵化要注重教育体系的设计,以创业机会识别能力培育为导向,在教学体系中加入创新意识的培养,实践体系中注入创业能力的培育,注重引导大学生从关注创业结果转向创业过程中的能力培育,消除“鼓励创业就是为了保障就业率”的误导对大学生参与创业的负面影响。学生处、招生就业处等负责大学生创业教育的单位,应该发挥政策解读的职能,让大学生充分了解国家对于大学生创业给予的资金、保险、创业场地和弹性学制等系列扶植政策。要求专业教师注重基础性知识和应用性知识的教学比重,引导大学生进行问题式、思索性学习,为形成有竞争力的创业产品打下理论基础。引入企业导师参与实践能力培养,促进大学生积累实践领域的经验,用实际问题引导创新能力的培养。校内组织的创业大赛,需要更注重丰富学生个人的综合问题解决能力,引导大学生创业者形成创业风险意识。
当前高等院校常采用创业课程—创业活动—创业孵化的三级创业培育模式,这种模式符合创业知识普及—创业实践拓展—创业活动扶植的三层创业培养需求。但是,创业教育所安排的培育内容和采用的培育方式与大学生创业人才培养的需求不符合。“双创”能力的培养不能只体现在“创业基础”一门课程的设置,建立创业课程与专业课程的联系,以创业课程中的创业项目为纽带,将创业知识的培育与专业知识的学习紧密联系在一起,培养大学生用创业思维方式去开展专业知识学习,基于社会需求构建专业知识的学习方向。结合《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类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对于应用型人才的培养要求,加大创新类课程的比例,培育大学生的创新意识、创新方法和创新模式,将创新的内涵融入到大学生专业知识学习的创新过程中,切实体现“双创”人才培养的初衷。在创业实践环节和创业孵化环节,高等院校需要起到培育引导的作用,充分发挥校企实践基地、大学生创业孵化器等形态的行业作用,让大学生真实接触到行业需求,鼓励大学生敢于探索产业亟需解决的难点问题,发挥实践环节的应用导向性作用,切实体现大学生勇于创新、敢于创业的优势。
4.2   破除学科壁垒,扩大创业所需跨学科知识供给
知识多样性是知识进化的前提,高等院校作为专业知识聚集地,具备知识多样性的特征,能够为创业提供各类知识,应该是创业者存量知识的重要来源。当前大学生创业创新能力不足,说明大学生在知识获取方面存在障碍。大学生的专业通常是其创业的主要领域,而其他领域专业知识的获取是创业者知识外生增长的重要途径,大学生创业普遍出现交叉领域知识创新的不足,说明学科之间壁垒严重,阻碍了知识的流动,创新无从谈起,也就无法满足大学生创业的高复杂性知识需求。应该以大学生创业教育的深入开展为契机,根据高校自身的学科特色以及大学生开展创业项目的知识特征,用“一校一策”的方式探索高等院校的内部学科合作机制,在创业需求的高发领域建立学科研究方向,鼓励研究生导师和青年专业教师参与到交叉领域的学术研究当中,并以创业导师的形式指导大学生创业项目,从专业创新视角促进大学生创业项目的创新水平提升,为大学生创业提供跨学科的知识来源。
大学生创业项目带有浓厚的学校学科特色,一方面体现了高等院校的学科优势,但是也凸显了单一学校的知识有限性。各省级教委应该大力推进大学创业联盟的发展,促进高校之间的学科合作,以大学生创业项目为纽带,建立跨校学科合作机制,打破高等院校的行政壁垒,破除单一学科横向联系的障碍,推动跨校优势学科之间的合作。减少大学生创业团队经常出现的成员学科背景取决于学校的学科类型的弊端,为大学生创业团队提供拥有所需知识的成员,满足大学生创业产品复杂性的需求。
4.3   加大社会资源引入渠道,搭建创业实践模式
创业者知识的学习是受激反应,创业经验的积累是知识内化的重要体现,大学生创业者缺乏本专业相关的创业项目,根源在于从事本专业的实践经验匮乏,无法从实践问题出发寻找创业商机,参与实践教学时间不足,不足以形成创业积累。创业教育具备实践性人才培养特性,而现有高等院校教育体系比较欠缺实践培育环节。结合大学生创业教育的需求,根据国家对应用型人才培育的要求,应加大学科服务产业的横向课题合作力度,推进教师带队参与企业研发,探索整建制的校外实践基地的实习教学模式,鼓励企业导师进课堂,逐步建立校企人才实践培养的教育机制。为大学生提供接触产业的机会,使其了解校园外的社会真实需求,在专业实践过程中思考专业知识转化服务产业的方式,为大学生提供专业知识转化为实操技能的渠道,为大学生开展创业活动提供实践知识的积累途径。
高等院校应该积极探索引入社会资本的方式,通过建设大学生创业项目资源库、定期开展校内创业项目路演、成立校友创投基金等形式,加大对大学生创业项目孵化期的培育管理,让高潜质的大学生创业项目能够被社会资本所了解,并在项目孵化阶段,发现大学生创业的知识缺口,发挥平台的创业能力培育职能,提高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利用社会创投资本对大学生创业项目进行精准孵化,减少大学生创业项目的同质化问题,提升大学生创业项目的质量和创新力。
4.4   推进教学体系改革,加大创业元素的植入
创业教育是高等院校人才培养的一个环节,大学生创业不是人才培养的唯一目标。但是,大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创业意识是高等院校人才培养的重要内容,教学环节不仅是本研究所提到的三级创业培育模式,更应该体现在整个大学生教学培养体系中。《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类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对于各专业本科培养方案中课程的前沿性、实践能力培养有明确的要求,创业教育为导向的培养方案应该以“双创”能力培育为核心,在必修课体系中强化专业基础知识的培育,为大学生创业者打下坚实的专业基础知识,满足创新创业核心竞争力构建的纵向知识需求;加大选修课程体系的交叉领域知识传授,扩大大学生创业者的知识宽度,满足创业创新产生所需的多领域知识;注重实践环节的实操性和前沿性,搭建符合创业教育的课程体系,让大学生了解当前实际的问题,能够利用自身专业知识寻找解决方案,促进创业商机的发掘。课程体系的设计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了知识学习的基础,教师作为促进知识学习的催化剂,其自身知识储备、教学方式、教学导引都直接影响大学生创业活动。因此,需要改变对高校教师的评价考核机制,注重学术成果的创新性和应用性,加大高校专业教师指导大学生创业项目的考核权重,引导高校教师将学术研究工作与大学生创业能力培养有机的结合,促进高校教师从大学生创业教育的评价者变成主动参与者。大学生作为创业主体,其自身的参与积极性是创业知识学习的主因,因此需要鼓励大学生参与各级别的创新创业大赛,引导大学生在学生活动和社会实践中,培养主动思考能力,学会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解读实际问题,培养大学生的创业意识,主动积累创业相关知识。
人才培养是个系统化的工程,高等院校需要将创业教育理念逐步融入到教育体系当中,让每个培养环节体现创业导向作用。教务处和研究生院等教学管理部门需要出台创业课程评价标准、创业课程学分转换和创业考核要求等相关规定,切实体现监督创业教育课程的开设质量、引导创业教育的开展、完善创业教育的教学体系架构等管理职责;各培养单位在大学生培养过程中,需要将创业教育模块纳入到专业教学内容,将创业项目竞赛纳入专业实践培育体系,积极进入企业授课和校外实训,为学生提供多元化知识内容;学生处、校团委等学生管理部门需要将大学生创业活动与志愿者服务、社会服务、大学生竞赛进行结合,在大学生日常学习生活中,打上创业的烙印;财务处、人事处、后勤处等职能处室,需要从本单位的业务出发深入解读创业政策,积极引进社会相关资源,为大学生创业提供便利条件,体现对学生创业的扶植功能。高等院校还应该发挥知识汇集场所的优势,加大与政府、企事业单位、国外高等院校等合作,为大学生创业提供丰富的知识资源,助力大学生创业教育的发展。
[1]
2016-2017《中国大学生就业创业发展报告》发布[EB/OL].[2018-01-02].http://jl.news.163.com/18/0102/08/D74O255E04118E6J.html.
[2]
张凌志,和金生.基于知识进化视角的企业知识渐变性创新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1(9):19-22.
[3]
房国忠,刘宏妍.美国大学生创业教育模式及其启示[J].外国教育研究, 2006 (12): 41-44.
[4]
谢志远.大学生创业教育的本土化实践——以温州大学为例[J].教育发展研究,2009,29(4):81-83.
[5]
贺建民,郭永强.构建地方院校创业教育新体系[J].中国高等教育,2010(S1):62-63.
[6]
高国武,王吟吟,叶明海,等.大学生创业能力获取途径研究[J].经济论坛,2010 (7): 14-17.
[7]
姚冠新,杨道建,李洪波,等.大学生创业能力提升的模式研究[J].江苏高教,2012(3): 104-106.
[8]
陆秋萍.论高校创业教育与大学生创业能力的相关性[J].教育评论,2015 (6): 21-24.
[9]
单标安,蔡莉,鲁喜凤等.创业学习的内涵、维度及其测量[J].科学学研究,2014,32(12):1867-1875.
[10]
POLITIS D.The process of entrepreneurial learning: a conceptual framework[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2005,29(4):399-424.
[11]
HARRISON R T, LEITCH C M. Entrepreneurial learning: researching the interface between learning and the entrepre-neurial context[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2005,29(4):351-371.
[12]
ALVAREZ S A, BARNEY J B. Organizing rent generation and appropriation:toward a theory of the entrepreneurial firm[J].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2004,19(5):621-635.
[13]
ROXAS B G. Entrepreneurial knowledge and its effects on 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 Development of a conceptual framework[J].Asia-Pacific social science review,2008,8(2):61-77.
[14]
吴玉剑.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困境与路径选择[J].教育探索, 2015 (11): 63-66.
[15]
张秀娥,赵敏慧.创业学习、创业能力与创业成功间关系研究——经典模型及相关研究评介与展望[J].外国经济与管理, 2017(7): 51-64.
[16]
波普尔.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M].舒炜光,等译.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
[17]
CAMPBELL D T. Blind variation and selective retention in creative thought as in other knowledge processes[J].Psychological review,1960,67(6):380-400.
[18]
单标安,陈海涛,鲁喜凤,等.创业知识的理论来源、内涵界定及其获取模型构建[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5(9):17-28.
[19]
孙振领.知识生态系统进化机制研究[J].情报杂志,2011(6):152-155.
[20]
张凌志,和金生.基于生物进化模式下的知识进化机理研究[J].情报杂志,2011(2):105-109.
[21]
邹建芬.大学生创业能力开发与培养的路径探析[J].高校教育管理,2011(6):91-95.
[22]
张玉利,王晓文.先前经验、学习风格与创业能力的实证研究[J].管理科学,2011(3):1-12.
[23]
野中郁次郎,竹内弘高.创造知识的企业[M].李萌,高飞,译.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
[24]
朱祖平.知识进化与知识创新机理研究[J].研究与发展管理,2000(6):16-19.
[25]
黄晓幸.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困境与路径选择探究[J].艺术科技,2016(12):320-338.
[26]
张洋磊,张应强.大学跨学科学术组织发展的冲突及其治理[J].教育研究,2017(9): 55-60,131.
[27]
陆秋萍.论高校创业教育与大学生创业能力的相关性[J].教育评论,2015(6):21-24.
[28]
陈佑清.知识学习的发展价值及其局限性[J].教育研究与实验,2005(1):23-26,60.
稿件与作者信息
张凌志
Zhang Lingzhi
负责论文的构思、撰写及修改
zhanglz2005@163.com
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0000-0001-8699-3354
薛晶心
Xue Jingxin
负责知识进化理论的综述研究,参与论文修改
副教授
0000-0001-7007-0715
本文系天津市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资助项目“基于知识异质性视角下大学生创业团队的创业能力培育研究”(项目编号:HE3087)和天津外国语大学教学改革研究计划项目“校企合作模式下跨专业协同学生创业实践模式研究”(项目编号:TJWD15A05)研究成果之一。
出版历史
出版时间: 2019年1月22日 (版本2
参考文献列表中查看
知识管理论坛
Knowledge Management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