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探究

暂未开放讨论



大学生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探究

浏览下载总计

网页浏览 论文下载
351 1

大学生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探究

作者发表的论文

很抱歉,没有检索到作者相关论文!

            数据来源:CSCD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

大学生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探究

王浩成 汪淑云 车俊铁

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图书馆 北京 102617

摘要:[目的/意义]提高信息搜寻能力是大学生信息素养教育的重点,研究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方法/过程]通过对250名大学生进行调查获得数据,使用IBM SPSS Statistics 19.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结论]情绪智力与信息搜寻行为能力正相关关系显著。信息搜寻行为能力主要受情绪监控和情绪利用两个维度的影响。情绪利用影响信息策略调整、信息评价、行为调整和行为能力总分;情绪监控主要影响信息参考行为能力。

关键词情绪智力;情绪利用;情绪监控;信息搜寻能力

分类号G250

基金项目本文系北京高校图工委科研基金资助项目“基于大数据思维的信息素养教育内容优化研究”(项目编号:BGT2016033)和北京石油化工学院教育教学改革与研究项目“基于大数据思维的信息检索课程内容优化研究”(项目编号:YB20161301)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王浩成(ORCID:0000-0001-8765-6210),讲师,博士,E-mail: wanghaocheng@bipt.edu.cn;汪淑云(ORCID:0000-0003-2155-3555)副研究馆员,硕士;车俊铁(ORCID: 0000-0002-4112-2552),馆长,教授,博士。

收稿日期:2017-03-16        发表日期:2017-06-10        本文责任编辑:王传清

##正文##

 

1  引言

在信息快速增长的互联网环境下,信息搜寻已经成为人们每天的主要活动之一,特别是大学生利用信息搜寻来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或社会生活知识的扩展。对于信息搜寻行为影响的研究中,情绪一直未被重视。然而,情绪在人的身体和大脑中起到非常重要的调节和适用功能。对决策行为的影响研究发现,情绪已成为决策过程中与认知并驾齐驱,甚至超过认知作用的一种重要成分,情绪和理性对行为的作用也会随着各自成分的增减而发生变化[1]。T.D.Wilson较早将心理特质情感因素引入信息搜寻行为模型中,认为信息需求并非是最原始的需求,而是源于更为基础性的需求——心理、认知和感情3方面的需求,认为情绪影响个体信息搜寻行为[2]。C. C. Kuhlthau[3]的信息寻求过程模型奠定了情绪在信息搜寻中的重要作用,认为信息搜寻的每一步都伴随情绪的产生并受其影响,与信息需求相关的是“不确定性情绪”,但随着查找的进行和相关资料的获得,用户情绪随之发生变化。最能体现个体情绪控制和利用能力的是个体情绪智力。情绪智力的研究者指出,情绪智力是个体监控自己及他人的情绪和情感,并识别、利用这些信息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能力。

2 相关理论及研究现状

2.1 信息搜寻行为能力

2000年1月18日,在美国德克萨斯的圣安东尼奥召开的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冬季会议上,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标准委员会评议并通过了《高等教育信息素养能力标准》[4]。C.F.Timmers和C. A. W. Glas[5]基于此标准提出了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构成,信息搜寻行为构成与高等教育信息素养能力标准的对照见表1。他们还开发了信息搜寻行为能力量表,认为测量大学生的一般信息搜寻行为与特定的目标任务无关,因此标准4“能够有效地利用信息达到特定的目的”被排除。而行为调整是信息搜寻行为构成中的一个关键因素,因此把行为调整作为一个构成添加进去。

 

1 信息素养标准与信息搜寻行为的构成[5]

信息素养标准

信息搜寻行为构成

1.确定信息需求的性质和程度

a) 确定信息问题

2.有效和高效的评价信息需求

b) 资源利用

3.能评价信息及其来源并将选取的信息整合入其知识基础和价值体系中

c) 检索策略应用

d) 信息评价

4.能够有效地利用信息达到特定的目的

e) 信息参考

5.了解信息利用过程中的经济、法律和社会问题,在信息获取和利用时自觉遵守道德规范和有关的法律

f) 行为调整

 

2.2 情绪智力的概念及构成

1990年,P. Salovey和J. D. Mayer[6]最早使用“情绪智力”术语,认为情绪智力是指个体监控自己和他人的情绪, 并利用这些信息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能力。他们还指出了情绪智力由3种类别的适应能力构成:①情绪的评价和表达,包括自身情绪的评价和表达以及对他人情绪的评价,自身情绪可进一步分成言语的和非言语的,他人的情绪可进一步分解成非言语的感知和同情。②情绪的调节,包括自身的情绪调节和影响调节他人的情绪。③解决问题时情绪的利用,包括灵活的计划,创造性的想象,重新定向注意力和动机。1997年,J. D. Mayer等又提出了修订的情绪智力模型[7],强调情绪智力的认知成分,把情绪智力概念化为术语智力和情绪化的潜在发展。修订后的情绪智力包括4个分支:①情绪的感知、评价和表达;②想象力的情绪化助长;③情绪化知识的理解、分析和使用;④进一步助长情绪和智力的情绪调节。情绪的感知,评价和表达是最基本的过程,情绪的反射调节需要最复杂的过程。

许多研究者探讨了情绪对信息搜寻行为的影响,国内学者刘利华[8]提出了基于评估理论的情感影响机制研究框架,认为个体对在工作或娱乐中发生重大事件的评估会产生情感,这些情感影响信息搜寻行为意愿包括开启、扩展、限制、终止和规避信息搜寻,并进一步指出消极色彩的情感因素影响更大,有些消极情感会影响信息搜寻的开启、扩展、终止以及规避,而积极色彩的情感因素主要影响信息搜寻的开启和扩展。K. S. Kim[9]调查研究了用户情绪控制和搜寻任务对互联网信息搜寻行为的影响,发现情绪控制和任务显著影响搜寻行为但是对于搜寻绩效的影响并不显著,用户的情绪控制对搜寻行为的影响随着搜寻任务的不同而发生变化。由以上可以看出,研究者主要探讨了情绪对信息搜寻行为的影响,而与情绪密切相关的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的影响研究是个空白,情绪智力能否影响信息搜寻能力,高情绪智力个体的信息搜寻能力是否较强?本文旨在探讨情绪智力与信息搜寻能力的关系。

3  研究设计

对于信息搜寻能力,笔者采用C.F.Timmers和C. A. W. Glas于2010年开发的信息搜寻行为量表[5],该行为量表是以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学会(ACRL)高等教育信息素养能力标准的内容为基础开发的,包括30个题项,4个分量表,分别是:信息搜寻策略利用、信息评价、信息参考和行为调整。该量表采用Likert四点式计分(3=总是,2=经常,1=有时,0=很少或从不)。刘妍等[10]对此量表对中国大学生的适用性进行了测试,显示此量表的Cronbach’s alph α 系数为0.872,分半信度为 0.835,重测信度为 0.876;各分量表的信度均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信度指标良好;各题项与量表总分的相关性显著,各分量表之间及其与总量表之间均呈显著相关,该量表的内容效度与结构效度良好,并由此得出,此量表具有良好的测量学指标,可以作为中国大学生信息搜寻能力研究的有效测量工具。

对于情绪智力的测量,美国心理学家N. S. Schutte、J. M. Malouff、L. E.Hall等[11]以P. Salovey和J. D. Mayer[6]的理论为基础编制了一份自陈问卷量表。该问卷量表包括33个题目,其中3道反向题,采用5 点记分形式,此问卷量表的Cronbach’s alphα 系数为 0.90。北京大学黄韫慧等[12]对此量表中文版进行效度检验和修订:项目分析显示,33个题目在项目-总分相关及项目鉴别度上均符合测量学要求,但是单因素和四因素结构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结果不满意。因此他们重新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获得4维因子结构,验证性因素分析得出4维结构拟合为最佳(CMIN/DF=2.19,CFI=0.90,GFI=0.93,AGFI=0.90,RMSEA=0.05)。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α系数)达到0.85。量表与同时施测的量表的相关关系符合理论预期,具有较好的会聚效度和效标关联效度。可以满足今后国内相关研究和应用的需要。 修订的 EIS 中文版具有四因素结构,分别为:情绪监控,强调对于自我的情绪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有效的控制;情绪利用,描述了利用情绪进行问题解决的能力;社会能力,描述了社会活动中的情绪使用; 他人情绪评估, 描述了通过口头和非口头的信息对他人情绪进行知觉的能力。本文用黄韫慧等修订的中文版进行情绪智力测量。

本次调查于2016年6月在北京地区展开,包括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北京印刷学院、北京科技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北京)4所高校,发放250份问卷,收回230名在校大学生的有效样本数据,男性占49%,女性占51%。其中年级分布中包括了本科生和研究生,各年级具体分布为大一占26%,大二占22%,大三占24%,大四占23%,研究生占5%。

4  数据分析

本文所有研究变量的描述性统计和相关关系如表2所示:

 

2 各个变量的描述性统计和相关关系

变量

均值

标准差

1

2

3

4

5

6

7

8

9

10

1.情绪监控

19.36

2.39

 

 

 

 

 

 

 

 

 

 

2.情绪利用

20.59

2.5

6.294*

 

 

 

 

 

 

 

 

 

3.社会能力

21.55

2.13

.462**

.370*

 

 

 

 

 

 

 

 

4.他人情绪评估

15.30

2.67

.423**

.198

.531**

 

 

 

 

 

 

 

5.情绪智力总分

76.80

7.11

.740**

.645**

.788**

.749**

 

 

 

 

 

 

6.检索策略使用

18.39

5.13

.286*

.428**

.110

.112

.326**

 

 

 

 

 

7.信息评价

25.39

6.38

.306*

.447**

.197

.183

.392**

.859**

 

 

 

 

8.信息参考

11.60

3.42

.468**

.253*

.198

.167

.369*

.668**

.712**

 

 

 

9.行为调整

19.43

6.87

.181

.462**

.050

.070

.269*

.907**

.890**

.568**

 

 

10.搜寻行为总分

74.55

20.36

.291*

.453**

.123

.128

.347**

.952**

.956**

.759**

.948**

1

说明:*p<0.05,**p<0.01

 

从表2中可以看出,信息搜寻行为能力总分和情绪智力总分相关系数为0.347(p<0.01),表明信息搜寻行为能力与情绪智力正相关达到统计显著水平。再从情绪智力的各个维度看与情绪智力的相关性,情绪智力总分与情绪监控和情绪利用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291(p<0.05)和0.453(p<0.01),显著正相关,而与社会能力和他人情绪评估能力相关性不显著。从信息搜寻行为能力各个维度看,情绪监控与信息检索策略使用、信息评价和信息参考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286(p<0.05)、0.308(p<0.05)和0.468(p<0.01),正相关显著,而与行为调整的相关性不显著。情绪利用与检索策略使用、信息评价、信息参考和行为调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428(p<0.01)、0.447(p<0.01)、0.253(p<0.05)和0.462,正相关显著。社会能力和他人情绪评估能力与4个维度相关性不显著。

为了预测情绪智力各个维度对信息行为能力的影响,笔者以信息行为的各个维度分别为因变量,以情绪智力的4个维度,即情绪监控、情绪利用、社会能力和他人情绪评估能力同时作为自变量进入回归方程模型,得到5个回归模型:
yi=ai+bix1+cix2+dix3+eix4+ξi,i=1, 2…,5。
其中y1、y2、y3、y4和y5分别为检索策略、信息评价、信息参考、行为调整和总分,x1、x2、x3和x4分别为情绪监控、情绪利用、社会能力和他人情绪评估的4个情绪智力维度。ai为常量,bi、ci、di和ei为系数,ξi为误差。结果如表3所示:

3 搜寻行为的回归模型

 

模型一

模型二

模型三

模型四

模型五

自变量

检索策略

信息评价

信息参考

行为调整

总分

情绪监控

.230

.197

.457**

.116

.221

情绪利用

.416**

.405**

.131

.497**

.441**

社会能力

-.159

-.076

-.043

-.203

-.159

他人情绪评估

.017

.060

-.028

.031

.032

F

2.882*

3.031*

2.897*

3.118*

3.226*

调整的R方

.149

.159

.153

.165

.172

说明:*p<0.05,**p<0.01

 

从表3和回归方程模型可以看出,5个回归方程的整体拟合度F达到显著水平,从各个回归模型可知,当情绪智力的4个维度同时进入回归方程时,信息参考行为主要受情绪监控的影响,回归系数为0.457(p<0.01),统计显著;而检索策略使用、信息评价、行为调整和行为总分主要受情绪利用能力的影响,回归系数分别为0.416(p<0.01)、0.405(p<0.01)、0.497(p<0.01)和0.441(p<0.01),统计显著。

5  讨论

本研究通过数据调查分析发现情绪智力与信息行为能力正相关显著,说明情绪智力高的个体其信息搜寻能力较高,个体情绪智力影响信息搜寻能力。从情绪智力的分维度看,主要是情绪监控和情绪利用维度影响个体信息搜寻能力,当情绪智力的4个维度(情绪监控、情绪利用、社会能力和他人情绪评估能力)同时进入回归方程影响信息搜寻行为时,情绪利用能影响检索策略使用、信息评价、行为调整和信息搜寻行为能力总分,情绪监控主要影响信息参考行为。情绪利用指个体利用相关情绪信息解决问题的能力,情绪利用维度得分高的个体其利用情绪信息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强,信息搜寻个体进行信息搜寻行为时会面临各种问题(如检索策略的选择、查询的信息是否准确、是否应该调整目前的搜寻行为),由此会产生各种情绪,例如对信息结果不满意会产生焦虑情绪,焦虑情绪利用高的个体可能会进一步促进搜寻个体调整行为,重新选择策略,直到产生满意的搜寻结果,信息搜寻效果提高;而焦虑情绪利用不好的个体可能会自暴自弃,放弃搜寻,不利于信息的搜寻。因此情绪利用对信息搜寻行为(检索策略使用、信息评价、行为调整和信息搜寻行为能力总分)影响较大。情绪监控指个体能够有效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情绪监控得分高的个体不容易受情绪的影响,表现的较为理性,因此情绪监控得分高的个体对信息的利用参考程度较高,能更为理性地对搜寻的信息进行参考和加工,影响信息参考行为。

本研究存在以下不足:①样本数量较少且单一,需要收集更多的数据对结果进行分析。②情绪智力数据和搜寻行为都是用自我问卷的方式,存在一定的偏差,未来需要结合多种方式获得数据,例如实验的方式,进一步检验结果的准确性。③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人格等[13],需要结合更多的内外部变量探讨情绪智力与信息搜寻行为的关系。

参考文献

[1] PHELPSE A. Emotion and cognition: insights from studies of the human amygdale[J].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2006, 57(1): 27-53.

[2] WILSON T D. Models in information behavior research[J]. Journal of documentation, 1999, 55(3): 249-270.

[3] KUHLTHAU C C. Inside the search process: information seeking from the user’ perspective[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InformationScience, 1991, 42(5): 361-371.

[4] IANNUZZI P. Information literacy competency standards for higher education[J]. Community &junior college libraries, 2000, 9(1): 63-67.

[5] TIMMERS C F, GLAS C A W. Developing scales for information-seeking behavior[J]. Journal of documentation, 2010, 66(1): 46-69.

[6] SALOVEY P, MAYER J D. Emotional intelligence[J]. Imagination, cognition &personality, 1990, 9(6): 185-211.

[7] MAYER J D, SALOVEY P. What is emotional intelligence[M].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7.

[8] 刘利华. 信息搜寻过程中的情感因素影响研究[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5(8): 71-74.

[9] KIM K S. Effects of emotion control and task on web searching behavior[J]. Information processing & management, 2008, 44(1): 373-385.

[10] 刘妍, 邹男男, 程文英, 等. 信息搜寻行为量表对中国大学生的适用性探讨[J]. 图书情报工作, 2013, 57(22): 99-102.

[11] SCHUTTE N S, MALOUFF J M, HALL L E,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measure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J].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998, 25(2): 167-177.

[12] 黄韫慧, 吕爱芹, 王垒, 等. 大学生情绪智力量表的效度检验[J]. 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8, 44(6): 970-976.

[13] 王浩成, 车俊铁. 大学生人格特质对信息搜寻行为的影响[J]. 图书情报工作, 2016, 60(3): 109-113.

作者贡献说明

王浩成: 论文设计与撰写;

汪淑云: 数据收集汇总;

车俊铁: 论文设计修改。

 

Effect of Undergraduates’ Emotional Intelligence on Information Search Behavior

Wang Haocheng, Wang Shuyun, Che Juntie

Department of Library, Beijing Institute of Petrochemical Technology, Beijing 102617

Abstract: [Purpose/significance] Information search capability is the focus of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information search behavior. [Method/process] Based on the data from the questionnaires by 250 undergraduates, this paper used IBM SPSS Statistics 19.0 for statistical data analysis. [Result/conclusion]The correlation between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information search capability is positively obvious. When it comes to all variables in the regression equation, information search behavior is mainly affected by regulation and utilization of the dimension of emotion. Utilization of emotion mainly affects retrieval strategies, information evaluation, behavior adjustment and total score; regulation of emotions mainly affects the information reference.

Keywords: emotional intelligence; utilization of emotion; regulation of emotions; information search capability

引用格式:王浩成, 汪淑云, 车俊铁. 大学生情绪智力对信息搜寻行为能力的影响探究[J/OL]. 知识管理论坛, 2017, 2(3): 186-191[引用日期]. http://www.kmf.ac.cn/p/1/134/.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下载